首页 > 生活 > 生活资讯 > 正文

水滴筹联合创始人憾憾:柔软是最坚韧的力量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1-10 13:37:31

 

  第一次见到水滴筹掌门人徐憾憾的时候,她正站在水滴筹开放办公区的中间,几百人将她围起来。

  我很难看清楚她的样子,她全然不似江南女子的洪亮声音却极富穿透力,“100亿只是个小小的里程碑,等待我们的是更大的挑战。水滴筹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我们背负着千万大病患者家庭的希望,还有亿万爱心用户的托付。百亿已破,既往不恋。”

  彼时,水滴筹平台累计筹款金额刚刚突破100亿(2018年9月),这个上线刚两年的平台,以惊人的速度崛起,汇聚了近2亿捐款人的爱心。

  憾憾是水滴筹的操盘手。初见她,她长发及腰,温婉带笑,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身材娇小的江南姑娘,是2年内带领团队连续创造成长奇迹、画出一条漂亮的指数型增长曲线的水滴筹的掌门人。交谈久了,才会发现这位85后女孩身上带着水滴的柔软亲和,也带着水滴的凌厉决然。

  正所谓,化骨绵掌,以柔克刚。她就向一张拉满的弓,箭绷在弦上,瞄着那目光遥遥可及的靶心,一触即发,一发即中。

  当被问及“破100亿时你兴奋么”时,她说:“谈不上,责任更重了,挑战更大了。我们要承托千万大病患者家庭的希望,要让亿万用户持续放心,未来还有更广阔的疆域等待我们去探索。”

  回顾历史,每一次水滴筹业务的突飞猛进,投射在这个江南姑娘心里,更多的都是沉甸甸的压力,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无反顾的担当。

  把自己逼到绝境

  一袭及腰的长发,一张圆脸,一双扑闪的大眼睛,笑的时候弯弯的,她出自江南,本该拥有温婉的性格,却生来倔强,喜欢冒险,乐于挑战。

  憾憾热爱户外运动,“我享受户外运动过程中对自然和自我的探索过程”,徒步穿越、公路自行车、越野跑,都是她的爱好,“不过所有户外运动中,最让我兴奋的还是滑雪。”

  这个生于江南长于江南的姑娘从小几乎都没见过雪,工作后在一次偶然的周末活动中接触到了滑雪,此后便疯狂地爱上了这项运动。

  从开始滑雪的第2年起,她连续在业余滑雪界夺冠。“进步这么快,滑得这么好,是因为天赋么?”记者问,她嘴角一扬,笑吟吟地说:“应该是我足够拼,全情投入罢了。刚开始滑雪的那几年,我几乎永远都是First chair, last chair(从第一趟缆车上山,一直滑到最后一趟缆车),一天不吃不喝,能量全靠冻成冰坨的巧克力补充,因为不想放过每一次上雪道练习和滑行的机会。”

 

  她进一步给出了独爱滑雪的原因——

  “(我)痴迷于肾上腺素喷涌,在动态中不断寻找平衡的感觉。滑雪时,你要和环境融为一体,你的每一个毛孔都要调动起来,参与进来,去充分地感受和体验周遭(山坡、地形、雪层、风,和气温),去根据变化的环境做调整;不管是地形公园(terrain park)里的跳台铁杆,大山滑雪(big mountain)中的蘑菇(moguls)雪崖,道外(off- piste)会经常遇到的烂雪冰疙瘩,考验的都是你读取环境的能力,和你对各种意外非意外情况的应对;你必须做好充分的身体和心境的准备,然后勇敢地滑下去,在滑行的过程中不断探索并突破自己的边界,才能更好地享受这项运动。”

 

  喜欢极限运动的人,受伤是常态,憾憾也不例外,用她的话说,“受伤的风险本就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真正享受这项运动,得做好心理准备去承担相应的风险;你对自己和对运动的了解越深入,对环境的感知越敏锐,越能避免受伤;但这是一个过程,你得先全身心拥抱它,不能有太多保留。把自己逼到绝境,痛并快乐着。”

  2016年夏天,她瘸着腿,吊着手加入水滴公司。在此之前,新西兰直升机滑雪一次小小意外把她丢在了长达一年的连续伤病中。而在受伤之前,她是今日头条(字节跳动)第51号员工,曾任张一鸣的业务助理,操盘了今日头条的B+和C轮融资,也亲历了今日头条早期的高速成长和阵痛。

  当被问及在今日头条印象最深刻的时刻,她说“凌晨3点多,一个人锁上公司的门,然后跨着我那帅气的小白公路(自行)车,风驰电掣在坑坑洼洼的知春路辅路上”。“很拼”,她笑了笑,补充道,“毕业这么些年,每一份工作都很拼,玩得也很拼,各方面都不太放过自己。”

  在这个身材娇小但又热爱极限运动的姑娘的世界里,不存在“差不多就行了”。

 

  做安全感的施予者

  2016年初夏,手上缠着纱布,腿上戴着支架,斜躺在沙发上看美剧的憾憾接到了王慧文的电话。“憾憾,你知道水滴互助么?”

  “知道,就是标准化的(大)病前众筹吧。”

  “对。这是我在美团外卖的小兄弟沈鹏出去创业做的,他现在急缺创业伙伴,你有没有兴趣和他聊一聊?”

  于是,憾憾带着未愈的伤,瘸着腿,吊着手,在大屯北路一家嘈杂的咖啡厅里见到了沈鹏,当沈鹏聊到当下中国家庭保障模式缺失的痛点时,憾憾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了。

  “包括中产阶级在内的中国家庭都太脆弱了,我想给他们带去安全感。”这个身材娇小的姑娘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保护欲。

  与沈鹏的第三次见面后,憾憾决定加入水滴公司。

  2016年6月,憾憾与水滴团队正式见面,三十人的初创团队立刻被她带领着进入反思模式。“不设限,追求极致,竭尽全力去学习成长”是她对团队提出的要求。

  当时,水滴公司的业务只有水滴互助,憾憾负责业务增长。互助上线一个月之后的某天,客服接到一名用户的求助电话,他刚被诊断出癌症,尽管加入了互助社群,但还在180天的等待期内,按照互助社群的规则,不能获得互助金,而他家庭困难,急需一笔钱治病。电话另一头,用户焦急的声音逐渐嘶哑,几近哽咽。

  团队当即开始讨论,我们还能为这个用户做点什么才能帮到他?

  一周后,水滴筹(前身水滴爱心筹)诞生了,聚焦于解决困难大病家庭急缺治病钱的痛点。憾憾是水滴筹的第一个员工,她从水滴互助业务调了一位研发临时支持。第一版的产品很简陋,只有一个面向捐款人的页面,上面有患者自述的病情、患病的故事和照片。

  最初的几个月,平台每天能找到的筹款线索寥寥无几。当时的团队缺人,缺经验,更缺突破点,大家面对陌生的大病众筹业务、从未覆盖过的医院场景和复杂的风险控制,一筹莫展。

  “怕什么?扎下去,去医院了解潜在用户实际的困难和具体问题,一个一个解,能帮到一个人就是一个人。”憾憾对团队的鼓励简单直接,凌厉决然。

  水滴筹的第一个筹款用户是一位来自广州的白血病青年,因为病情反复,他的家庭早已倾尽所有。当憾憾的团队联系到患者时,他已家徒四壁,“实在拿不出钱来”。

  为了降低这些困难家庭的求助门槛,水滴筹从诞生第一天起,便坚持0费用,不向筹款用户收取一分钱(当时行业内的其他平台普遍向用户收取2%-5%的手续费,以维持平台运营),甚至第三方支付通道的手续费,水滴筹也会以爱心救助金的形式全额补贴给筹款人。

  徐憾憾和她的水滴筹团队不仅想为困难大病患者的家庭提供便捷求助的工具,还想在服务他们的过程中额外带去一份来自水滴筹平台的善意。“能多帮一点,就尽量多帮一点。”

  “不论贫富,任何家庭在疾病面前都是脆弱的。”徐憾憾意识到,很多求助者曾在城市中拥有小康生活,但大病来袭,生活便会突然陷入绝境,原因在于国内的保险或健康保险覆盖率不高。

  一个象牙塔里年轻姑娘的故事,深深触动了徐憾憾的心。

  盛夏(化名)就读于清华大学。作为曾经的高考状元,她一直是家乡人的骄傲。

  19岁,清华学子。未来,她无限可能。

  2017年的情人节,盛夏被确诊为“恶性软骨肉瘤”,治疗费用至少需要90万元。医保虽然可报销其中的30万,但剩下的60万,对这个来自南方小镇的家庭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校友们帮她在水滴筹上发起了筹款,几个小时内,60万善款便筹集完成。

  这笔善款,给了盛夏继续接受治疗的机会,也给了这个家庭一个无限可能的未来。

  “大家真的很缺安全感;我希望能尽我所能,为这些困境中的家庭带去一些温暖,一点安全感;能多帮一个人,就多帮一个人。”说这些的时候,她声音不高,但很用力。

  “我们(水滴筹)当前能做、在做的还很有限,但是不以善小而不为,从这一点一滴出发,我们也许就能为这些病患家庭点亮一盏希望之灯。”

 

  用坚韧对抗压力

  在憾憾的带领下,两年内水滴筹一路高歌猛进,业务屡创新高。

  2016年隆冬,水滴筹上线寥寥数月,平台单日筹款金额突破了100万;

  2018年春,年轻的水滴筹超越了业内老牌劲旅,成为了最大的互联网大病救助平台,开始领跑行业;

  2018年秋,上线刚2年,水滴筹的累计筹款金额已经突破了100亿。

  从0到100亿,水滴筹团队也从只有憾憾1个人快速拓展到800人。

  2018年5月,公司的水滴公益平台也正式获批成为民政部指定的全国20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之一。

  2018年7月,水滴公益平台上线运营,短短半年时间已经联合全国50多家基金会,面向全社会在健康扶贫、救灾扶贫、助学扶贫及环境治理等多方面开展项目,累计筹款额突破5000万元。

  她告诉记者,前不久她刚画过一张刻画水滴筹创业以来的高光和至暗时刻的图,图上是两条对比曲线:红色的实线是业务曲线,一路上扬,一峰高过一峰;黑色的虚线是她自己的焦虑/压力线,它远远沉在红线之下,几乎每一个红线的波峰都对应着黑线的低谷。

  “说实话压力真的很大,每一次的成绩都意味着更大的挑战,更多人更加沉甸甸的期待。但这是我必须背负的东西。”她略略沉浸在对过往的回忆里,“公众的爱心是特别特别脆弱的,要投入极大的精力、财力和物力去建立信任,维系信任。总有突如其来的误解。(我们)经常躺枪。”

  这一路走来,可谓五味杂陈:内部,是团队的组建和磨合、文化的冲突、组织的成长;外部,是用户的怀疑、公众的误解、媒体尖锐的提问……

  “不过坚持就好了”,她回过神来,眼睛放着光。

  “焦虑也是有迭代的,解完一个题,就解决了一个焦虑,然后move on到下一个,继续。就这么个过程。摸爬滚打,想得多,做得也多。”

  水滴筹平台筹款金额破100亿时,她一边热情鼓舞团队,一边提醒大家还有无数的问题需要死磕:用技术继续提升大病患者求助的效率,用极致的服务持续改善用户体验,用严苛的标准做风控,保障每一片爱心不被辜负。

  憾憾深知,水滴筹能够快速帮困难大病患者筹到治病钱,必须以经营信任为核心宗旨,持续努力去搭建筹款人和捐款人之间信任的桥梁。

  为此,憾憾与团队不断推动风控的演进。

  他们邀请法律、医学专家评估平台风控的细节,利用前沿技术提升安全审核的效率。此外,还有17,000多名水滴志愿者在全国各地,实地探访受助家庭的情况。

  致敬每一个好心人

  世界的改变,往往不是一个人做了很多,而是很多人做了一点点。

  一个新疆的白血病儿童,收到了一位在深圳打工的东北大叔的鼓励:“世界很大,坚持下去”。在水滴筹上,这样的爱心穿越五湖四海,在各个行业和人群间传递。

  在水滴筹上捐过款的2亿用户中,有北漂的文艺青年,有香港的家庭主妇,有广西的个体户,也有藏区的牧人。

  憾憾和她团队想要向这些可爱的好心人致谢,是他们让这个世界总有暖流。所以2019月1月11日,水滴筹将举办“111小善日公益盛典”。

  “万善一始。111小善日是属于所有献出过爱心的用户的。这一天,我们想联合各界力量,向水滴筹和水滴公益平台上的4亿次爱心善举致敬,向所有温暖的传递者致敬。正是你们的一缕善念,汇聚成了浩瀚的爱心海洋,给那些困境中的大病家庭,带来了希望。”

  这是憾憾对“111小善日”的注解。

  此前户外探险时,憾憾经常在崎岖的山野从天未亮跋涉至深夜,险得跨不过去的时候,累得走不动的时候,她会不停对自己说“坚持10分钟”,“再坚持一个10分钟”,这是娇小的她对抗身体和环境的高压的办法。

  在水滴筹过去的发展历程里,面对过程中的艰难,她有过无数次这样的坚持,未来呢?

  “未来一定会更难,但我们是千万大病患者家庭的救命通道,是他们的希望。不能放弃,只能前进。过程可能会很难,但一定也会充斥给予的快乐。”

  “所以我想邀请更多人和我一起来,从力所能及的小事开始做起,比如捐一笔,分享一下,这就传递了温暖,与此同时,拥抱并享受给予的快乐。”

  万善一始,滴水穿石。这个已经为几十万大病患者家庭点亮了希望之灯的姑娘,会带着水滴筹,拼尽全力,和你一起温暖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