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休闲娱乐 > 正文

我在厦门碰到一名传奇私家侦探,女友劈腿、老板跑路他都经历过!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5-05 17:19:49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很多人小时候长大要成为的人,加上无数电影和小说夸张、渲染,更显得他们的神通广大,这看似是一个很酷的职业,我们既熟悉又缺乏对他们的了解。直到有一天,来了几个租房人,指定要租我家某层房,看我有点疑惑,他们甚至愿意加价。不到二个月,一天他们说房子转租出去了,让我跟新的租客见个面。按理说我这房子装修和格局都非常好,位置又在大上海繁华地段,吃喝玩乐什么都不缺,为什么他还要搬走呢?带着疑惑交接完了,走入电梯,我好奇的问他是做什么的,他看了看我,眼神虽然短暂到只有2秒,但是我觉得他的眼神能够洞穿我的灵魂,我不禁一哆嗦,想说算了、不问了,话还没出口,对方就开腔了,他说他们是私家侦探。

  作为记者的我,形形色色各种人都打过交道,私家侦探还是第一次,眼睛顿时睁得大大的。这个职业,单从外表和神态根本看不出他们是从事私家侦探这个工作,举止大方、衣着朴素。我意识到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迅速抓住时机马上告诉他我是个自由撰稿人,能不能找个时间请他吃饭,我想了解你们作为素材。我当然明白,不能说自己是记者,否则可能引起对方警惕,后来我得知这是对的,因为他后来告诉我,除非必要他们绝不愿意高调,这会给他们带来危险。没想到他居然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但是吃饭得由他请。“我们刚办完的这个案子,还得感谢你租房给我!”他语速极快的说道,我甚至需要依靠大脑缓冲一下才能听明白他讲的话。对于侦探来说,建立信任都是十分谨慎的事情,到底他的脑回路是如何逻辑推理一番而迅速作出决定的呢?我也不知道,而且至今不知道。这或许就是我们对现实中的私家侦探所说的“神秘”吧!

  时间约在三天后的下午2点的星巴克,“因为这几天工作还有一个收尾的过程,也乘机好好休息几天,这样才有精力和脑子跟你聊天嘛!”相比几天前,语速慢了一些,阿铭也显得轻松了一些。“你能跟我‘浪费时间’我已经非常感谢了!”这两天看了他的微博“侦探阿铭”,稍微了解了一些他们的工作日常,对于他们来说时间是最宝贵的,基本不会随便跟人闲聊。就算是潜在委托人,免费咨询时间也只有15分钟,超过了还要收取不菲的咨询费,跟律师、心理咨询师也没两样了。

  问阿铭吃点什么,阿铭说他喜欢沙拉,办案的时候最怕吃坏肚子,沙拉是最好的选择。我便准备起身去前台,他却按住我的手臂,“你点什么?我来吧!用手机点餐也很快的!”说着已经拿出手机扫了桌上的码。原本说好是该我请的,看着阿铭不容商量的动作,让我对他更增添了几分深入了解的兴趣,心想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对于我这个在外国留学回来的土著而言,不占人便宜早已经通过父母的言传身教刻入我的脑海,今天不是占了他的便宜吗?!“我们这个行业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也得感谢你能对侦探有兴趣,所以不要纠结谁请谁啦!”没想到他已经看穿我了。

  阿铭玩世不恭的态度和决不妥协的坚毅性格的反差,简直是猛戳我的萌点,好像有一阵大风,时时刻刻为他吹起大衣衣角,保持他的帅气。不敢再细想我就只好说,“那就香草拿铁吧!”。

  阿铭说跟他聊没有禁忌,什么话题都可以。“行,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租我房子的这个案子?”没想到阿铭却皱起眉头,“这个属于委托方机密,不是话题的问题啊,是这个案子的案情比较复杂,而且委托方还没有开始处理,属于高度机密就更不能说了。”我连忙道歉道:“哎呀!我实在是不懂你们这行的行规,见笑了。”“其实天底下没有新鲜事,世界上也没有绝对能保密的事。就看这事对你重不重要了,不重要又想知道,这个叫窥私欲,但是私家侦探是‘什么都看’、‘什么都听’、‘什么都不说’的,但是我既然说了没有禁忌话题,那就得说到做到,后面给你讲讲我印象中比较深的几个事情吧,时间比较久,也早就过了保密的时效期了。”阿铭说话直接有力,又给我一个很好的台阶下,我心中不仅对他的工作产生了敬畏感,更对他做事坚守原则而佩服不已。

  阿铭全名叫吴梓铭,这不是租房时给我留的身份证名字。为了方便工作的保密性,阿铭是让另一个案组的同事租的房,看了他微博才知道他的公司“铁征”和他作为公司法人的名字,但是他这名字跟“没名字”一样,既普通、又平常,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名字是他自己改的,有两层意思,一是“铭记历史”、二是“无我之名”,或许这就是阿铭自定的侦探守则“哪怕案子办的再绝妙再成功也不能与外人分享,功成而身退,绝不可能爱慕虚荣。”这让我想起古代飞檐走壁、杀富济贫的侠客义士,行侠仗义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留功与名。“是什么造就了私家侦探?”我心中已经许多次的发出问好,我想一探究竟。

  早年辍学,经历社会的种种磨难

  “因为不习惯学校的学习节奏,初中的时候我就主动辍学了,所以很早就体验到社会的最残酷一面。小小年纪的出来,好工作是轮不到自己的,内心也不甘心,所以一次次的换城市、换工作,而每次换工作又都是从最底层的工作干起,进过工厂、卖过报纸、刷浴池...,服务员、仓管员、促销员...后来自学了平面设计生活才有所改观,干过的职业如走马观花一般,加上独自用了一年时间摩旅新疆,十年间几乎走遍整个中国,几乎一事无成,再加上家人、亲戚的各种鄙视,心灵可谓是反复备受摧残。人生第一次重大打击是初恋女友跟别人结婚了,这事让我在绝望之谷徘徊了差不多有五、六年时间。失恋之初,做了人生第一个重要的决定,就是拼命阅读。”面对曾经历过的磨难,阿铭云淡风轻的说道。

  “离开学校就是为了逃避学习,为什么经过打击和挫折后决定重新读书呢?”我不想在他的伤疤上继续追问细节,便接着他的话题提出我的疑问。

  “我并不厌恶学习,是厌恶学校,厌恶学校规定你学什么,没有自主选择权,没法依照自己的兴趣主动选择学什么。在绝望之中,人才能真正明白对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识不像感情,它永远在脑子里、永远不会离开自己,这就是属于我自己的永恒。”难怪跟阿铭交流完全不像是一个学历如此之低的人,他过早的体会到感情和人心的不稳定,他开始觉醒,寻找自己所认为的永恒。“那你现在对感情是怎么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只有改进,但核心没有变化。所谓改进,就是人性和感情既然不稳定,但却也是可以通过人力干预和改变的,让它们变得更适合自己。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结婚,想单身就去单身、感觉快乐就去恋爱,觉得能给对方幸福就去扯证,爱商的强度决定了一个人如何看待感情。”阿铭不是分享自己的感情状况,而是客观的角度来看社会感情现象,一句话就甩出了感情的多样性问题,是我这个名牌大学生也不曾思考过的,不得不说真是获益匪浅。此时沙拉和咖啡差不多同时上来,阿铭熟练的浇上沙拉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在我拿起细勺搅动咖啡的时候,阿铭抬起头来拿纸巾擦了擦嘴,问我想不想知道当初我是怎么进入这一行的?“你是不是有读心术?我正想问你这个来着!”我惊讶的问道。“哪有那么邪乎?!我又不是神,因为这个事很有意思,感觉是上天的指引一般,我也不信,但是现今看来,上天在那之前就已经‘暗示’过我很多次了。”

  老板跑路,奋然开始做私家侦探

  “那是2012年国庆后上班的第一天吧,我去公司后却惊奇的发现,公司已经人去楼空。原来是老板借着放假把物资都搬走了,老板电话也联系不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十几人一个半月总共七、八万的工资全没了。警也报了,因为没有合同、工资都是发现金,没有办法证明劳动关系。后来我说这样可不行,我必须要把工资要回来,绝不能让这个黑心的老板得逞。这个过程中也了解到私家侦探这个行当,不过那时我出不起高昂的调查费。于是我想尽一切办法,最终找到了那老板新的办公地点。准备约上几个男性同事一起去要,结果他们居然因为害怕老板体格雄壮,不敢去要。

  他们的胆怯令我既失望又理解,正是这些‘善良的老实人’太多了,才让恶人变的不够用了!我单枪匹马跑到公司,万一被暴打一顿怎么办呢?于是决定在楼下老板的轿车附近蹲守,等到他下班时间打开车门的一瞬间,我迅速冲上去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老板一回头,看见曾经的员工,又气又恼,见我又只是一个人,气势嚣张的让我滚下去,见我无动于衷,打开驾驶门就准备动用暴力手段。说时迟那时快,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故作镇定,腿脚朝车外、屁股朝内的坐在汽车后座上,这样老板一脚踢来我就紧紧抱住他的脚。老板见我这个架势,心想打是不行了,很快就恢复冷静说他现在没钱,改天从银行卡上打给我。这话我怎么可能会信?!我要求他现在就去取钱,否则就立刻报警。”我问阿铭如何进入私家侦探这行的,阿铭略带着一丝狡黠的跟我讲起八年前的细节,现在听来依然惊心动魄。后来他是唯一拿到工资的人,说起这些,阿铭无不遗憾的说,要是那些同事跟他一起来,大家的工资就都能要回来了,他们是屈服于自己恐惧的人。”

  阿铭说到这里,刹那间让我联想起菲利普﹒马洛———雷蒙德﹒钱德勒笔下的一个私家侦探,他身材修长,一表人才,看起来并不十分健壮,但在紧要关头却不惜与对方拳脚相见。他愤世嫉俗,眼中的世界“一天二十四小时,总有人在逃跑,总有人想抓他。窗外的黑夜中笼罩着千万种罪恶,女人们被殴打、男人们感到无聊,因为孤独或悔恨或恐惧感到绝望、愤怒、残忍、狂热,人们像是一个个哭得浑身发抖的小孩。”但在这样混蛋的世界中,他仍然着坚持真诚与正义,成为意志派侦探的绝对代表。而眼前这个男人,私家侦探对他而言只是一个符号,他要做的是帮助弱者重新获得力量。

  从事侦探需要有天赋,更需后天努力

  “经过这件事后我觉得我在这行还是比较有天赋的,也不是没有权衡过私家侦探的法律问题和自身安全问题,比如说看过一个央视的报道“私家侦探黄立荣被目标发现暴打致死”的事情,毕竟办案过程中遇到危险不可能再依靠警方、只能自保。后来我找到了解决办法,于是几天后就决定正式开始干了,当时是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回的豪迈!”阿铭拿起一杯柠檬水喝了一口,我不敢打断他的思路。

  “谁知因为专业经验、设备及案源等各个方面的匮乏,加上拒绝做违法的信息买卖,入行前三年其实都是过的苦兮兮的。我曾经遇到的困难,同行也曾遇到过。为了维持生计,许多同行都在兼职干着信息贩子的活,以至于现在大家还误以为私家侦探就是干这些的。虽然利润可观、能够提升生活质量,但是为了长久打算,我深知这是一条不可触碰的红线,而且这根本不能为委托人解决真正的问题,比如婚姻问题,那些信息就算拿出来无法证明对方出轨,反而让对方提高警惕、约会更加小心,对确证更加不利。”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我迫不及待的问道。“后来发生的事情验证了我的预判,这些同行和他们的内线大多数都被逮捕了。现在的法律对公民个人隐私保护更加完善,跟这些人打交道是有很大的危险,倒是有不少电信诈骗分子号称什么信息都能拿到。那些请不起我们这种正规侦探公司的委托人,一旦寄希望于信息贩子,基本上就是有去无回,还可能被骗子要挟,损失更高。”吃了几口沙拉,阿铭接着说道:

  “由于生活没有着落,要么放弃梦想回到以前那种漂泊不定的状态,要么得找一家调查公司去应聘学习,反正两条路都同样不好走,我就选择了坚持梦想。筛选了一家调查公司后,谁知他们根本不对外招人,后来我死皮赖脸地说免费给他们干也不要,最后我只好说把自己不多的所有的钱给他们交学费,他们见我的热忱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着,学费变成保证金,这才收了我。”

  可能上天真的有所启示,让阿铭有一件需要去完成的使命,如果没有完成这个事情,上天必定要降临各种灾难给他,让他饱受艰辛之苦。这又让我想起苏世民写的《我的经验与教训》里的一句话:在人生的某些阶段,我们必须要弄清楚自己是谁。越早认清自我越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机会,而不是活在他人创造的梦幻中。杨绛先生曾说:“当你身居高位时,看到的都是浮华春梦;当你身处卑微时,才有机缘看到世态真相。”放在阿铭身上,同样适用。我问阿铭,这个公司后来怎么样了?他说道:“现在这家公司的老板因为年纪大了,差不多处于半退休状态。我后来也独立创业,但直到现在,我和这家公司的老板还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忘年之交。”

  行业受限,孕育出独特的生存法则

  “我们这一行,看起来没什么门槛,实际上入这行其实并不容易,主要是因为行业整体尚属于灰色地带,虽然没有明确出台法律禁止私家侦探的存在,但是各种刑法、民法里,或多或少对私家侦探的工作方式产生了制约,所以大多数侦探公司都隐藏起来了,缺乏培养侦探人才的公开途径和公开就业的途径。”阿铭无不遗憾的说道。

  “而且做这行需要足够丰富的各种知识和足够的耐力,必要的时候还要能够胜任委托方的‘心理咨询师’和‘法律顾问’,从专业的角度给委托方一个看待问题的视角,这些都是最基础的。”阿铭顿了顿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老侦探心里都有一根线,并且会时时自我约束,不是什么钱都能赚,不是什么案子都能接,这里面有很大的学问。还要胆大心细,有时在车里蹲守连续几个小时都要保持高度警惕,目标一闪而过,没盯紧几秒钟就错过了,对体力和精力消耗极大,这些都是需要技巧和长期锻炼出来的。若没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侦探带着,新手因为注意力不集中、暴漏身份导致调查失败,甚或是踩线被抓是常有的事,有些委托人不慎也跟着受牵连也不是没有。对委托人忠诚守密、对工作游刃有余,是我们考量侦探员能否独立办案核心指标。”

  “直到后来司法制度的改革,《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谁主张谁取证”,私家侦探才又重新成为司法诉讼和纠纷协商所需的证据搜集首选,相比律师更专业,相比警察更专注。但是接到搜集事实真相的案子,往往不能为侦探带来更好的收入,比如婚外情取证,初期到中期一般是5万-8万。至于自行调查导致失败的,或者目标警惕性极高的就属于晚期,案情更难费用只会更高,碰到晚期阶段的案子我们基本就不接了,就算接了大概率也会以失败告终,不能让委托方白花钱!因为去掉人员、公司经营、车辆等各种开支后往往所剩无几,所以一些顶尖的侦探开始通过策划‘博弈筹码’而为委托人创造更高的价值,因为这个不仅需要绝对不失手的专业经验作为基础,更涉及全面的综合策划能力,没有跨学科的认知储备,无法胜任。”听阿铭这么一说,我茅塞顿开,怪不得阿铭的公司叫“铁征商务策划”了,原来是“权利博弈方案策划”,至于报价更是惊人的30万-50万不等,涉案金额高的报价上百万也有可能,比如名人明星之类,看来收入跟提供的价值是划等号的。

  术有专攻,非一朝一夕可成

  而对于想从事侦探的人,阿铭表示约谈过不少人,大多数只是想体验一下福尔摩斯破案的感觉,又或者是幻想着发大财的,愿意沉下心来学习、拒绝诱惑谨慎接案、长期专注的非常少,“想做侦探的既没地方学,又找不到接收他们的公司,一般主动去找侦探公司应聘基本不现实,侦探公司也要考虑风险问题,比如说来公司也会担心应聘者是来卧底啥的,毕竟专业干调查,自己的公司被人卧底调查了,岂不是笑话?!所以用什么方法入行,是准备从事侦探职业的第一张问卷。而且从事私家侦探这个工作,三、五年内不太可能很有钱,需要厚积薄发。报价很低的绝对不是委托方占了便宜,大概率是碰到新手,又或者是电信诈骗冒充的,真正专业的其实非常少。委托‘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是委托方需要特别重视的问题。”

  我问阿铭大概都有哪些学问。“都是非常细节的问题,比如如何跟踪、蹲守不被发现、不适合长时蹲守的现场蹲守技巧、如何快速伪装变装、不同的场景遇到人该表现出哪种的肢体语言......等等,自然而然,是最高的艺术。”看来一般人不经过长期磨练是做不到这些的,真是术有专攻啊!我开始对阿铭的工作感到十分向往,倒也想体会一下“福尔摩斯探案”的感觉,相信也有不少委托方也想体验吧!于是就问阿铭:

  “你的委托人有没有提出要跟你们一起去蹲、去跟的?”阿铭摇着头说:“那不行!以前让委托人这么干过,结果我们跟委托人一起在车里蹲,然后看到小三后,委托人怒不可遏的从车里冲过去把小三给打了,结果她老公在后面就跟着小三出来,还打了委托人,我们看不过去就只得下车帮忙......”阿铭哭笑不得的摊摊手,接着说:“委托人自己调查往往因为带着情绪、而且非常不专业,时常错过重要证据和事实的采集,更错过了依据事实选择谈判的策略。撒气一时爽,更多的是不利于真正解决问题。比如说有的婚姻适合挽回的,这么一打直接就把关系闹僵,口说无凭,丧失了依靠谈判、舆论力量和走法律程序的条件和时机,男人更加肆无忌惮,最终人财两失。所以说冲动绝对是魔鬼,委托人自己调查导致失败的、后悔莫及的不胜枚举。”

  “你办的那些外遇调查案子里,是小三为钱的多还是为情的多?婚姻这可是人生大事啊。”我问道,“五五开吧,只要男人有了财务自由、自制力差一点的,或者夫妻关系需求有缺失的,不管男女,都会大概率出轨。有一部分处理得当的话完全没必要离婚,但是不可能每个婚姻当事人都经验丰富,毕竟都是第一次结婚,是索赔还是挽回都需要技巧,前提条件就是要了解事实真相,要清楚小三是图什么。因为我们经历过的案例多,许多委托方愿意咨询我们,我们也会给些客观的建议,最重要的是委托方能够通过危机,去发现自己的不足、去提升自己,逃避、固执或是拖延都是大忌。”阿铭的这些提法都是非常实用的,多读书虽然短期看不出有什么好处,但是带来的独立思考可以在关键时刻决定了很多事情的正确走向,观念不同结果就大不相同。

  听了阿铭一席话,我对中国私家侦探从业者的状态和他们的价值有了更深的了解,不过我还是对体验“福尔摩斯探案”有一些执念,“既然不能跟你们一起去现场办案,那你总能带我随便找个人当目标体验一回吧?这样就影响不到你办真案了吧?”我觉得我还真是贪心,阿铭似乎是醒悟过来,“啊!原来你也想体验,可以!我们可不是天天都要办案子,天天办那我不得累死?!办一次案回来至少都要休息三五天才行,这种苦一般人都吃不了的。”阿铭也有呆萌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但是只要说话直接一点、不要让他猜来猜去的,或许也就能收获不一样的答案。

  体验办案,原来大有学问

  于是商定后,我们起身离开了星巴克。阿铭让我随意找了一个路人跟,他则跟在远处观察我的表现。走了一千米左右他快步走上来,告诉我:“这时候路人非常少的话不能紧紧的跟在后面,人多的地方可以跟近一点、人少的时候应跟的远一点,而且你的穿着太明亮鲜艳。如果作为一个私家侦探,你的第一要务就是学会如何融入环境、融入人群,普通到让目标看到你也记不住你,而且要特别注意眼光接触。一旦发生眼光对视,就必须得换人跟,否则你不知道对方是否已经记住你了。因为我们调查的成果需要能够说明客观事实,所以绝对不能主动干预目标的自由意志,暴露就是干预,只能围绕目标的自由意志开展工作,因此必须要创造一个能够让目标自由行动的环境......”幸好是随机找路人实验,要是真的让我跟踪,恐怕我早已暴漏无疑了!“跟踪路人和跟踪目标的心态也是不同的,真正跟踪目标你会感觉到惊心动魄,所以必须要能够很好的克制住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哪怕你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外表看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就成了。”阿铭跟之前轻松愉悦的语调不同,以一种严谨的语气这样说道。

  心态问题我也发现了,而且随机跟踪路人永远也不可能真的学会跟踪,真正的目标不可能不会察觉。阿铭脱下自己的外套,很快的又反过来穿上了,之前的浅灰色衣服变成了黑色,兜里又扯出一顶围脖帽和粗镜框戴上,戴上对讲机的耳机后身子也故意弓了一点,瞬间化身为一个街头混混样,惊的我都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之前那个干净整洁的人就在我面前突然变了一副模样,恐怕任何目标都不容易对他产生记忆吧!

  “其实这算是最普通的变装技巧,一般跟目标近距离接触了都会做这个动作,大多数时候我们尽量不跟目标近距离接触。有的比较重大的案子,我们还要去车里快速化妆变成女性,所以你看我修长的身型其实非常适合变成女性的。”我大笑起来点点头,说想见识一下阿铭的专业装备,他同意了。随后阿铭拿起手机,给助手打电话把车开过来。在车里我见到了外卖员的工作服,大的小的望远镜,DV和小型屏幕等各种说不出名的东西,“不办案的时候一般我们就这些都放在车里,也省的搬来搬去的。”说着阿铭拿起一个黑色的不知名的东西。

  “这些其实都是民用设备,到处都能买得到。我们必须保证工作设备是民用的、合法的,那些暗拍的东西绝对不能碰,毕竟委托人找我们都是为了拿到合法证据的,用那些不合法的东西去拍,会给委托人带来极高的法律风险。”阿铭打开这个黑色前端的镜头我才发现,原来是一个用油漆涂掉反光金属部分的摄像机。“一个私家侦探仅仅依靠这些设备是很天真的,真相往往被隐藏起来了,更多的时候,还是需要推理,每遇到一个难题,都要回来反复推演、修正,直到最后成功。”阿铭对我像个新入行的学生一样,循循善教,但是我无法理解什么是‘推理’以及怎么‘推理’啊......

  后记:

  问及对未来最大的希望,阿铭说:“还是希望制度上能为私家侦探打开一条缝,但是熟读历史的阿铭平静的表示,法律越细化越规范,对市场需求来说只会有增无减,侦探这个职业也会继续存在,诋毁也好、赞誉也罢,都不会以制度制定者和旁观评论者的意志为转移。制度对于侦探行业的规范化、合法化似乎是一种奢侈,但即使没有我阿铭,也会有许许多多的阿铭正在被孕育出来,这是天启、是大道使然,生生不息。”

  最后阿铭打趣的说道,“我们很多事情,在外人的眼里,或者在后来人看,根本不过就是一个老套的电影情节。只不过,真实的现场办案和电影体验不一样,现场办案比电影有趣多了,无论真相本身多么丑陋,对追寻它的人而言,都是新奇和美妙的。”也许对阿铭来说,曾经把能吃的苦都吃了个遍,才造就了如今阿铭临危不惧的强大心灵。而我一直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别人怎么样,别人都能感受出来。如果你对人不真诚,即使你有再高的情商,别人也会和你隔着一层纸,做不到坦诚相待,说不了推心置腹的话。而侦探阿铭或许正是看懂了我,看懂了我的真诚才会跟我说这么多的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