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清华回应论文造假:一经查实绝不姑息、严肃处理

文章来源:中国聚焦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0-23 10:28:30

   国外一个名为“Retraction Watch(撤稿观察)”的网站近日显示,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有学者的11篇论文因学术不端行为被学术期刊网站撤稿。昨晚清华深圳研究生院对此作出回应,相关研究生已于去年被撤销博士学位,其导师也停止了招收研究生的资格。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撤稿观察”网站上列出的撤稿名单上看到,这11篇材料学领域的学术论文主要发表于2014年至2016年之间,被《Material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A(材料科学与工程)》等期刊网站撤稿。撤稿原因是一系列图片直接复制了以往已经发表的论文,不同论文通过重新编排和改动图示来重复同样的成果。论文的作者是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的“Guoyi Tang”。但“Guoyi Tang”通常是这些论文的通讯作者,而第一作者主要是“Xiaoxin Ye”。清华深研院2015年的一篇新闻报道显示,该院有一名2010级博士研究生“叶肖鑫”,“师从于我院新材料所唐国翌教授,五年博士期间,在唐教授的悉心指导下发表SCI论文18篇,其中第一作者16篇,相关研究成果已申请两项国家发明专利和一项实用新型专利,先后受邀担任国内外多家知名学术期刊的编辑”,2015年他还荣获过清华大学第20届“学术新秀”表彰。

  这一撤稿事件昨天被国内外多个科研网站和论坛转载。对此,清华深研院昨晚对有关调查和处理情况进行了说明。据介绍,叶肖鑫于2010年进入清华深研院攻读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学位,2015年7月毕业并获清华大学博士学位,指导教师就是唐国翌教授。2016年3月,唐国翌教授收到对叶肖鑫为第一作者所发表论文可能存在学术问题的举报后,立即组织对叶肖鑫就读博士生期间发表的16篇论文进行全面核查,发现存在自我抄袭、图片重复利用、编造实验结果等问题,随即与相关出版机构多次沟通,提出全部撤稿的要求。通过对叶肖鑫博士学位论文的核查,发现同样存在上述问题。经深研院进一步核查,初步判断叶肖鑫存在严重学术不端行为。

  2017年1月,校学术委员会成立专门工作组进行调查并经学术道德分委员会讨论,认定叶肖鑫存在严重学术不端行为,其导师唐国翌对此负有指导管理方面的责任。2017年4月28日,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决定撤销叶肖鑫博士学位,该处理结果在校内进行了公告。2017年6月,深研院停止了唐国翌教授招收研究生资格,撤销其材料学科负责人和新材料研究所副所长职务,目前其已办理退休手续。

  昨天下午,北青报记者拨通了唐国翌教授的手机,对方听闻记者报出身份后就挂断了电话。

  清华大学表示:“清华大学对于学术不端行为坚持零容忍态度,一经查实绝不姑息、严肃处理。我们将深刻汲取此次事件的教训,进一步加强对教师和学生的学术诚信教育,严格相关管理措施,营造良好学术风气,严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欢迎社会各界继续对我院的学风建设工作予以监督。”

  去年刚发生一起国内学者被大规模撤稿事件:知名学术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一次性撤销旗下杂志《肿瘤生物学》2012年至2016年发表的来自中国的107篇文章,这些文章被认为涉嫌同行评审造假,大多来自国内高校的附属医院,共计77家单位,其中包括一些名校或附属医院。

  延伸阅读本科论文800元15天搞定,代写已成产业链

  钱江晚报9月4日消息,开学季到了,不少大四学生已经开始为毕业论文发愁,“没工夫”“不会写”的论调层出不穷。市场是敏感的,大量需求下论文代写的灰色产业越来越繁荣。

  新华社

  甚至,在不少高校将“在刊物上发表文章或论文”列为自主招生报名资格条件之一后,高中生也加入进来,不惜花数千元雇人捉刀代笔。日前,曾有网文爆九省市高中名校学生涉嫌论文造假。

  尽管近年来国家三令五申,教育部也再次印发通知,要求严厉查处高等学校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但钱江晚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一字千金”之下,论文代写市场依然明目张胆,从拉客引流、代写降重,到后续的修改答辩、代发刊物,已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

  大四学生:

  我先花200元买篇开题报告看看效果

  安顺在北京上学,大四开学后,学校公布了论文开题报告的时间。他开始焦虑,前三年学得不算认真,毕业论文该怎么写他心里没数。“论文导师让我给他几个题目,可我根本不知道写什么。”

  没招了的他这几天在贴吧里闲逛,“吧里不少人在讨论开题,下面很多回复帮忙代写的。”他加了头像是一个“写”字的中介,对方称一篇本科毕业论文只需800元,免费修改,包他通过最后论文答辩。

  他还在考虑,但无疑有些心动。“我打算先花200元买篇开题报告,看看效果。”对方承诺,一旦确定题目,开题报告5天就能搞定,论文在15天内也能完成。

  像安顺这样的学生不在少数,小张去年从省内某高校毕业,在他看来,现在不只是所谓的“差学生”才会找人代写。

  “现在保研名额、奖学金评比,大部分都包含科研成果一项。”他说,所谓“科研成果”,其实主要就是指论文发表。据了解,各高校院系针对保研和奖学金评比,为了鼓励学生多做科研,都会依照论文发表的刊物等级,予以不同程度的加分。没想到却被人钻了空子。

  小张班里有好几个同学,都曾花钱代发过论文,更有甚者直接“一条龙”——代写代发都由人包办。“原先有个和我成绩差不多的,靠着两篇论文直接就从三等升到一等奖学金了。”小张说,大家的成绩折算之后差距本不大,而论文加分后直接拉开差距。

  2015年,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曾随机抽取318名大学生,就“论文代写”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31.13%的大学生考虑过找人代写,73.9%的大学生身边出现过代写论文,而“工作压力大”,“考研出国忙”及“偷懒和拖延症”,则成了找人代写论文的主要原因。有人评估,中国的论文代写市场的产值已超过10亿元。

  记者调查:

  成功应聘当写手了解代写接单流程

  钱报记者在某电商网站上找了一家论文代写店铺,对方告知他们的代写老师有专门团队,写手主要是在读硕博士,甚至还有高校老师。

  真是这样吗?

  记者辗转找到了李天,硕士毕业前他在网上看到招聘信息,也曾兼职做过几个月的论文写手。

  他告诉记者,所有写手都会被拉入一个写手群中。中介会不时在群里发出各个专业的约稿启示,有意的写手可以自己和群主联系,获取更多约稿信息。依照难度和时限要求不同,价格也会有一些差异。

  李天说,第一次接单时,他还认认真真地查了资料,好好构思了之后才开始动笔,花了好大精力。“后来我才发现,人家水平有限,你写得好他也看不出来。”对大部分代写毕业论文的人来说,达标才是最要紧的。

  后来,李天专接一些本科专科毕业论文降低重复率的约稿。做法很简单,只要替掉修饰用词,删改下语句顺序,调换一些顺序,最多花个一两天时间,就能撺掇出一篇完全可以通过查重系统的论文了。“最快的一次,花了一个小时,把一篇百分百抄袭的论文降到了15%以内。”

  不到半年的时间,只有空闲才接单的他也写了至少十几篇论文。“我这个量还算少的,有些全职,一两个礼拜的量都比我多。”

  钱报记者也以应聘写手的身份,和中介取得了联系。在大致了解了学历和专业以后,他将记者拉入了写手群。

  群里只允许群主和管理员发言,不时会发出约稿信息,主要包括论文主题、字数、重复率、时限等要求。“农村淘宝现状调查,1500字,今晚就要。”目前群里的约稿,以社会实践报告为主。中介告诉记者,现在还不算论文代写的高峰期,“等到明年三五月份,群里一天的单子就有几十条”。

  在群文件里的一份合作协议上,记者看到了更详细的接单流程。

  接到订单后,写手须根据题目拟定提纲,通过客户要求后再开始创作。创作完成后,写手还要负责文章的后期修改,只有查重过关、客户满意后,才能拿到稿费。

  据了解,一般的专科、本科毕业论文,依据专业和题目难易程度,稿费在35-80元每千字之间,其中医学论文由于专业性较强、写手稀缺,收费也相对偏高。而硕博士论文和核心期刊发文则费用更高,每千字在150元以上。记者咨询了一名在校博士,他认为和花费的精力相比,“代写如果真能达到核心期刊的标准,这样的收费算不上贵”。

  愈演愈烈:

  论文代写已成产业链

  在互联网上,论文代写现象正愈演愈烈。

  钱江晚报记者在QQ中以“论文”为关键字进行搜索,瞬间弹出近百个搜索结果,其中多半是以“毕业论文”、“论文查重降重”为名的论文代写群。一圈看下来,不少两千人上限的大群,已经有一千八九百名群成员。在商业平台上同样有不少论文代写代发店铺,排序靠前的几乎每家的销量都在千人以上,最多的一家付款人数甚至接近万人。

  除了代写论文,他们的主营项目还包括论文代发、查重以及修改降重等。

  通过对店家,写手群的调查,钱报记者梳理出了店家——中介——写手的论文代写产业链。

  客户在店铺中下单后,店家会根据订单需求派分给其下的各个写手群群主。群主再把相关代写信息发布在写手群内,由写手们接单完成。

  而现在,类似代写店家越来越多。为了争夺客源,店家间大打价格战。一名客服表示,以最火的本科专科毕业论文代写为例,去年一篇8000字左右的论文收费还在1000元左右,而现在已经降到了700元。

  相关部门发文严厉查处但收效甚微

  对于论文代写,不是没有惩戒措施。

  今年7月,教育部发通知,要求严厉查处高等学校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通知要求,对出现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的学位授予单位,要视情节轻重分别核减招生计划,甚至可暂停或撤销相应学科、专业授予学位的资格;对参与购买、代写学位论文的学生,则给予开除学籍处分,已获得学历证书、学位证书的依法予以撤销的处理办法;同时,多部门协调配合,对发现的涉及学位论文买卖、代写等违法违规信息予以整治。

  但效果不算显著。

  已经毕业的小张对此依然有些愤懑,“早知道查不出来,当初我还不如找人代写两篇。”小张一人的想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样的人正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