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5G、物联网、触控2.0交互开启人类全连接时代 鸿蒙操作系统迎来重大战略机遇期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6-26 14:13:53

         核心内容提要

腾讯缺乏阿里的跨领域应用能力和华为的强大硬件能力;阿里缺乏华为的强大硬件能力和腾讯的强大生态能力;华为缺乏腾讯的强大生态能力和阿里的强大云计算平台能力。所以,三大巨头优势互补,它们对于形成一个协同共赢的操作系统格局,具有强大的驱动作用。

华为开发鸿蒙操作系统,最好是联合腾讯和阿里,以三方为核心合资成立鸿蒙公司,借鉴搜狐搜狗模式,独立运营上市。还要进一步联合国内外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头部企业,最大程度地汇聚各方资源力量。通过构建强大的命运利益共同体,高起点起步,快节奏进军,产业链多层次协同。

我国是个制造业大国,将来制造的各种产品都会联网,都要搭载鸿蒙终端操作系统或者接受鸿蒙云端操作系统的管控,那时,我国才会真正成为制造业强国。以鸿蒙操作系统作为入口,搭载中国信息通信生态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服务全球,会创造出无限的机会和无比的价值。

这次操作系统开发,涉及网络升级换代、融合统一,不仅仅是关乎一家或者几家企业生死攸关的大事,而且是关乎国家安全、社会繁荣、人民幸福的大事,应当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鸿蒙公司无力独立完成意义如此重大、影响如此深远的任务,必须要由政府部门牵头、引导、协调、配合甚至主导。

开启全连接时代大门

2019年6月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向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颁发了5G商用牌照。我国成为继韩国、美国、瑞士、英国之后,全球第五个5G正式商用的国家。这标志着2019年成为我国开启5G商用的元年,同时也开启了我国迈入全连接时代的一扇大门。

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余承东表示,信息产业发展到今天,人类将进入一个全连接时代。在全连接时代,不仅人与人之间需要信息交流,人与设备之间也需要信息交互。他认为,通往全连接时代的三扇大门是交互、物联网和5G。华为一直在寻找开启三扇大门的三把钥匙。

具体来讲,一把钥匙是全新的交互方式,人类需要更简单、更自然、更高效的交互方式;另一把钥匙是建造人与物之间互感互知的物联网世界,人类需要赋予设备新的生命;还有一把钥匙是构建高速高效、海量连接的5G网络平台,人类需要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之间实现自然融合。

微信之父张小龙提出了用二维码连接万事万物的方案,中国汉字工程院院长钟林提出了用智能表面连接网络的构想,他们共同解决了人与万物连接、万物与网络连接的难题,开启了全连接时代的又一扇大门。钟林还发明了触控2.0人机交互方式,开启了全连接时代的最后一扇大门。

用二维码连接万事万物

在每个事物上布置一个二维码,用智能手机或者智能眼镜扫一扫,立即从网上调用某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既可以提供该事物的背景信息,也可以提供该事物的操作界面。通过这一简单方式,人们很容易通过网络访问任何事物或者操作任何事物,以获取人类需要的各种服务。

尽管物联网被人们普遍看好,但是,物联网普及却一直深受“连接、区别、识别、沟通、操作”的困扰,上述方案一次性解决了这五大难题,十分巧妙地激活了线下场景并打通了线上线下之间的连接,实现了连接一切服务的目标,以满足人们在物联网时代的多元化服务需求。

现在,人们对扫码支付、扫码加好友等使用行为早已习以为常,所以,扫码调用应用程序一定会被用户广泛接受。不过,二维码并未实现真正的万物互联,因为它并未改变万物的任何状态。人们通过扫码只是获取了万事万物信息,许许多多事物本身仍然游离在网络之外。

如果仅仅为了获取万事万物信息,那么,万事万物就不一定都要联网,如同现在的互联网一样。如果要遥控或者智能控制万事万物为人类提供服务,那么,万事万物就得联网。然而,虽然5G网络提供了万物互联的基础设施,却并未提供如何实现万物互联的具体路径。

用智能表面连接网络

任何物体都有表面,任何表面都是可以智能化的。普通表面加载触控、显示、传感等功能之后成为智能表面,拥有智能表面的物体不仅可以联网,而且可以遥控;不仅可以控制自身,而且可以遥控它物。这是一个万物互联、万物智能、万物遥控三位一体的解决方案。

智能表面可以代替各种芯片和传感器。在只有几微米的超薄薄膜上涂抹上电子层,电子层中集成了大量电路和传感器,再布置到众多功能简单的物联网终端表面上。智能表面给我们身上身边的万物赋予了生命和智慧,从此,人类与万物、万物与万物之间能够互相感知和交流。

然而,目前的按钮操作方式并不适合于智能表面。很难想像的是,如果我们身上身边的万物表面都要长满各式各样的按键、旋钮、开关,让人们毛骨悚然,或者都要覆盖形状各异、色彩斑斓的显示屏,不断地打扰人们的工作和生活,那是我们值得期待的物联网世界吗?

物联网终端种类繁多、形态各异,如果仍然采用按钮界面的话,那么,按钮界面既可以大到或者远到用户按不着按钮,也可以小到或者近到用户按不准按钮,甚至根本没有按钮界面的生存空间。所以,物联网要做到大小通操、远近通控,必须摒弃目前通行的按钮操作模式。

触控交互实现去按钮化

我们将目前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第一代触控交互方式定义为触控1.0,将基于触控三大定律的第二代触控交互方式定义为触控2.0。钟林奉行的是一条完全不同于比尔·盖茨、乔布斯的技术路线,破天荒地用点击、长按、滑动三大手势取代了全部实体按键和所有虚拟按钮。

在钟林看来,比尔·盖茨、乔布斯的技术路线是一脉相承的,采用的都是按钮操作模式。乔布斯无非是用手指点击取代鼠标左键双击,用手指滑动取代转动鼠标器滚轮,用手指长按虚拟按钮取代鼠标器左键单击,用手指长按图片文字取代鼠标器右键单击,模拟的是鼠标器操作方式。

钟林则用滑动手势模拟单击按钮,用先滑后按的滑按手势模拟长按按钮,用来回滑动的滑击手势模拟双击按钮,用长按手势取代返回键、主页键和开关键,用滑按手势取代各种变量(如进度、音量、亮度)调节按钮、翻页键和滚屏键,用滑击手势取代各种快捷功能键。

在未来的物联网世界里,智能表面将无物不配、无处不在。人们看不见任何以实体形态或者以虚拟形态存在的按键、旋钮、开关,触控功能完全隐藏在物体智能表面,人们丝毫觉察不到它的存在,只有在操作时,才会被人类手指触摸所激活。这一切都要仰仗于触控2.0交互技术。

按钮操作不具备普适性

人机交互方式经历了按钮控和无按钮控两大阶段。按钮控依次出现了键控、鼠控、触控1.0、眼控,无按钮控依次出现了声控、体控、脑控、触控2.0。按钮控是人类利用按键、旋钮、开关表达计算机指令,无按钮控则是人类利用手势、声音、脑波表达计算机指令。

按键、旋钮、开关布置到什么位置,人类的手指就要移动到什么位置,如果人类手指移动不到位,就会造成误操作或者空操作,所以,按钮控属于面控,与位置有关。无按钮控属于点控,与位置无关,只要在有效感应范围内,无论在哪个位置,人类都能发出任何操作指令。

按钮控智能手机既不能盲操作,又不易单手操作,手指还要遮住屏幕;按钮控智能手表必须双手操作,稍不注意手指就会点错按钮;按钮控智能眼镜操作,要举手在镜架上触摸;按钮控智能电视,要在遥控器上多次按下方向键、一次按下确认键,才能点击一个屏幕按钮。

按钮操作并不是普适人机交互方式。微软的鼠控只能用于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苹果的触控1.0只能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苹果将触控1.0应用于智能电视和智能手表,谷歌将触控1.0应用于智能眼镜,用户体验都不太理想,导致他们迟迟不能引领智能电视和穿戴设备的世界潮流。

人类不再受到时空限制

虽然按钮控也可以用于遥控,然而,无论是操作效率,还是用户体验,都远不如无按钮控。我们很难想像,一边是超级快,如通过5G网络下载一部电影只需一两秒钟,一边是超级慢,如点击智能电视屏幕按钮经常花费两三秒钟。繁琐低效的按钮遥控已经沦为物联网普及的最大障碍。

万物互联不是目的,只是实现万物控制的手段;万物控制也不是目的,只是实现为人类服务的手段。万物控制包括万物智能控制和万物遥控。万物智能控制涉及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技术,万物遥控涉及无按钮控技术。二者都要将控制数据传输到云计算平台上进行集中统一处理。

物联网世界,本质上是个遥控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不仅我们身上的、身边的几乎每个物体都要遥控,5G还极大地拓展了人们的遥控空间,让人们的遥控对象遍及全球每个角落;触控2.0交互将极大地缩短人们遥控操作时间,加上5G网络低时延效应,远程实时遥控不再是梦想。

一旦5G技术融合了人工智能技术和触控2.0交互技术,人类就会摆脱时空的限制,那时,即使远在天边,也好像近在眼前,地球就会变成真正的地球村了。人类正面临着一场巨大变革,新交互方式要代替旧交互方式,新计算模式要颠覆旧计算模式,新操作系统要淘汰旧操作系统。

出奇制胜才能走向成功

华为开发的鸿蒙操作系统不是安卓的分支或者修改版本,而是基于5G物联网构建的、全新的、独立的操作系统。尽管如此,如果不从本质上改变交互方式的话,而是沿用微软苹果谷歌的技术路线,那么,华为不仅不会赢得操作系统的大一统,最终还将难逃被遗弃的命运。

鸿蒙初期兼容安卓应用,通过方舟编译器自动将安卓应用转变为其上可运行的应用,在未建立起自身生态圈之前,充分利用现有的安卓应用资源,这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华为一定要有高瞻远瞩的操作系统顶层设计,从一开始规划就要有占据主导权与掌控权的思路。

对于华为来说,操作系统是燃眉救急的生死大事。仅有压力、悲情和激奋,仅用过去成功的一贯方法和策略,都是破不了局的。华为一定要采取一系列非常规举措,创造一种更酷更好玩更有效的底层架构技术和平台运行规则,以另一种姿态崛起与国际巨头争雄,才能走向成功。

目前,人类正在进入全连接时代,迫切需要新操作系统来统领更加全面与庞大的软硬件生态。市场竞争的结果或许只能剩下一个,胜负手或许就是触控2.0交互技术,因为目前只有她能够统一物联网交互方式,统一物联网用户界面,统一物联网网络应用,统一物联网操作系统。

同一操作系统两种形式

在未来的物联网世界里,不同物联网终端采用的都是相同的操作方式,人们只要掌握了触控2.0交互方法,就能遥控操作任何一个物联网终端;任何一个物联网终端都是通过同一个网络连接在云计算平台上,任何一个应用都可以流畅地运行在任何一个物联网终端上。

这种新型的网络结构形式,需要一个底层的操作系统,那就是云计算平台。云计算平台之所以是物联网的操作系统,那是因为未来的数据处理运算几乎都是在云端完成的,而云计算的主力则是众多分布式联网的超级计算机,5G网络则负责云端与终端之间的数据传输。

物联网操作系统包括云端操作系统和终端操作系统,它们都运行着同一套内核,都要直接面对终端用户进行交互,本质上是同一操作系统的不同形式。只提供网络服务、不提供本地服务的物联网终端,通常无需终端操作系统;提供本地服务的物联网终端,才需要终端操作系统。

在个人电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终端需要安装众多应用程序,这些本应属于网络服务范畴,统统变身为本地服务,由此强化了终端操作系统的功用。这一顶层设计,在低网速时代通过页面元素预安装预加载方式,巧妙地提高了页面加载速度,而在高网速时代却成了累赘。

让数据在流动中创造价值

万物互联产生了万物智能。万物智能包括本地智能和外地智能,本地智能又包括内部智能和表面智能,其中内部智能也叫终端智能,外部智能也叫网络智能,表面智能也叫交互智能。不具备内部智能的物体,也能通过表面智能获得外地智能,成为具备智能的物联网终端。

每个物联网终端的功能是不变的,所需智能总量也是恒定的,这是智能守恒定律。5G网络强大的智能外供能力,让物联网终端随时随地获得远端“超级大脑”的智能加持,能够以极低的计算能力和存贮能力拥有超强的大脑,从而极大地减少对各个物联网终端智能自给能力的依赖。

物联网终端最主要的任务是执行,传感和交互都是为了执行。物联网终端将收集到的传感数据和交互数据传输至云端,云端对传感数据和交互数据进行实时处理,如果计算结果符合提供服务的预设条件,云端则将执行数据传回终端,指令终端执行相应的任务或者调用相应的功能。

未来,计算能力会成为一种社会生产能力,数据会成为一种社会生产资料,成为像水、像电、像石油一样的社会公共资源。数据包括在线数据和离线数据,只有在线数据才能实时计算,只有实时计算的数据才能产生巨大的价值。云计算平台实现了数据与服务之间的自由流转。

首例标记手势语言体系

触控2.0交互操作时,用户手指接触智能表面为起始位置,离开智能表面为结束位置,终始位置之间的连线抽象为用户手指的滑动轨迹。仅仅需要起始位置数据、结束位置数据和持续时间数据,系统就能准确无误地判断用户比划的是什么触摸手势,交互数据由此简化至极致。

系统识别出触摸手势后,通过手势指令对照表,将触摸手势对应为操作指令,下达给物联网终端执行,触控2.0交互的遥控原理就这么简单。手势指令对照表又转换为九宫格卡片界面提示用户操作,操作指令标示在哪个方位的卡片上,用户手指就在智能表面上向哪个方位滑动。

手势指令对照表一改变,九宫格卡片界面同步跟随改变,各个触摸手势表达的操作指令也随之改变。所以,少量触摸手势可以表达大量操作指令。通过手势指令对照表的连接作用,将人类智慧自然地、高效地融入交互智能之中,从而大大地提高了物联网终端的遥控效率。

触控2.0交互采用的是标记手势语言,即将触摸手势表达的操作指令统统标记在提示卡片上。如此设计,既免除了隔空手势遥控时,人们死记硬背手势指令对照表遭遇的痛苦,又便于人们发现各种操作指令,不至于像智能语音遥控那样,让人们迷失在不确定的操作指令之中。

实现控制层内容层解藕

体感遥控操作时,由于缺乏提示界面,一个动作通常表达一个指令,不易随场景变换表达不同指令,数量不多的动作覆盖不了全部操作指令。在某些特定场景,体感遥控才是必要的,如在玩网球游戏时模拟挥拍动作,在玩拳击游戏时模拟出拳动作,让人们有身临其境的感受。

标示在卡片上的操作指令,不仅可以用文字表达,而且可以用符号、图片表达,甚至可以用音频、视频、链接表达,更多是这些元素的组合表达,这是语音遥控无法企及的。由于语音遥控只能用文字符号表达操作指令,且受限于众多语种,因此很难达成普适人类的语音操作系统。

提示界面不限于九宫格卡片界面,可以是九以下任何宫格卡片界面,卡片也不限于矩形卡片,可以是任意形状卡片,只要保证每个方位上最多布置一张卡片即可。尽管页面变化多端,操作逻辑却始终不变,即采用同一手势指令对照表样式,无非是空操作提示对应空操作指令而已。

一张手势指令对照表就是当前页面的全部操作逻辑,至于当前页面显示什么内容、显示多少内容,统统与操作系统无关,这是因为页面内容仅仅用于提示用户操作。将网络操作层从网络内容层中完全剥离出来,使得操作系统不再纠缠于网络内容层,只与网络操作层连接。

全民参与网络应用开发

过去,许多物联网产品的软件功能缺乏扩展性,上层软件应用开发和底层硬件紧密耦合,导致物联网软件应用迭代慢、成本高、生态闭塞。物联网需要一套统一的、友好的操作系统,使软件开发从硬件开发中脱离出来。只要基于操作系统,即可快速开发网络应用。

物联网也需要触控2.0交互,使网页内容开发从网页控制开发中脱离出来。只要选择合适的模板,参与拖拽式、拼图式游戏,在各张卡片中填入所要操作的内容,任何人都能快速构建起自己的网络应用。在触控2.0时代,全民既是网络应用的消费者,又是网络应用的生产者。

未来,网络应用开发的常态是构件组合,而不是写代码。人们不再用砌砖方式,而是用预制板方式,搭建网络应用建筑。网络应用开发不再是软件工程师的专利,软件工程师也将从大量繁杂的写代码工作中解放出来,参与更富挑战性的模板构件设计、大型软件和专门软件开发。

谁对用户的需求满足得更快,谁的试错成本更低,谁就拥有巨大的优势;谁的解耦更彻底,谁的使用更便捷,谁的生态更丰富,谁便最有机会触发平台、开发者和使用者之间的正反馈。在正反馈的激励下,围绕操作系统的生态圈自然会越来越大。以此往复,良性循环。

开源节流双向提升性能

在触控按钮界面上,无论是图标按钮,还是卡片按钮,都要确定它们的有效操作范围,都要涉及一系列编程代码。对于不同类型、不同形状、不同尺寸、不同性能的物联网终端,还要经过软件适配,才能完美地兼容。开发者所做的软件适配工作量,甚至大到几乎不可完成的地步。

在触控提示界面上,无论卡片如何跟随屏幕弹性变形,始终改变不了各张卡片的所在方位,也就改变不了各个操作提示与各个触摸手势之间的映射关系。所以,任何网络应用无需任何软件适配,都能轻松地部署到不同类型、不同性能、不同形状、不同尺寸的物联网终端上。

没有菜单栏,没有网址框,没有搜索框,没有窗口标签,甚至没有图标按钮,没有卡片按钮,页面从此变得前所未有的干净;无需按钮代码编程,无需软件适配编程,只需少量甚至无需页面渲染编程,加上网页卡片数量被严格限制在九张以内,页面从此变得前所未有的轻盈。

极简的软件内核,极简的页面设计,造就了极简的网络应用,网络应用的编程体量会因此缩小十倍以上,叠加5G网络的乘数效应,最终网速将相当于当前4G网络的百倍以上、宽带网络的千倍以上。二者分别从开源和节流两个方向上,实现了网络的高速率、低延时、网页秒开秒用。

物联网是做减法的时代

极简的交互方式,极简的用户界面,极简的网络应用,要求诞生极简的新一代物联网操作系统。海量连接的物联网终端,在云计算平台上表现为即插即用的扩散形式。未来物联网世界的大赢家,一定是一个开放的操作系统,而这个操作系统必定构建于云计算平台之上。

目前的操作系统,恨不得将所有的交互设备统统集中到一部电脑上或者一部手机上,表现为集成收缩的聚合形态。这些封闭的操作系统,不断地集成许多原本不属于操作系统的软件,表面看它们的功能越来越强大了,实际上它们越来越臃肿,越来越容易宕机死机、遭到木马病毒攻击。

当今信息化世界,极端化制造、快速化迭代和生态化系统构成了极高的技术生态壁垒,软件巨头和半导体巨头结成了事实上的垄断联盟。他们要的是在高端信息技术领域拥有长期而又绝对的主导权与话语权,以便在足够长的时间内,向全球产业链上下游盘剥收割最大的利润。

这些不断做加法的封闭操作系统,在给人们带来下载、安装、清理、杀毒、设置等种种麻烦的同时,确实给人们提供了很多便捷的服务。这一集成模式虽然适合信息设备为数不多的互联网时代,却不适合智能设备为数众多的物联网时代。物联网是做减法的时代,不再是做加法的时代。

交互变革首次发生在中国

每个国家不可能拥有绝对的完全的核心技术,想要在国际竞争中拥有话语权,只要拥有能够制衡的、差异化的关键核心技术就足够了,而不是别国有什么,我国就必须要有什么。所以,我国不必亦步亦趋地跟在别人后面开发互联网操作系统,而是要跨越性地开发物联网操作系统。

要开发物联网操作系统,人机交互方式首先要发生变革。人机交互方式的变革,改变了人们接受、理解和控制数据的方式,也改变了信息组织、展示、抓取的方式,操作系统也会随之发生质的改变。以往人机交互方式变革都发生在美国,这次人机交互方式变革却发生在中国。

触控2.0交互方式是我国在信息科技领域里又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发明,她打破了美国人对交互方式、用户界面、操作系统等关键核心技术的垄断,她提供了一个跨越视窗操作系统和安卓操作系统、更加适合物联网终端遥控的、构建新一代物联网操作系统的中国方案。

我国政府和信息产业界一旦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重大历史机遇,举全国之力发展自主可控、普适全球的物联网操作系统,迅速建立起遍及全球、完整统一的物联网生态圈,全力抢占操作系统这一物联网时代的战略制高点,那么,我国必将引领物联网时代的全球信息化浪潮。

我国已有三大操作系统

在华为推出鸿蒙操作系统之前,我国实际上已经拥有两大操作系统,一个是腾讯系的微信操作系统,一个是阿里系的阿里云操作系统,它们都是建立在云计算平台之上的,都是云操作系统,它们的设计理念领先于微软视窗操作系统、谷歌安卓操作系统和苹果iOS操作系统。

微信已经演变为功能强大的轻量级云操作系统,在它上面运行的小程序数量超过了苹果或者安卓的原生应用数量。小程序的运行能力和流畅度正在接近原生应用,能够取代多数低频原生轻应用。它对未来智能终端硬件多样化的适应能力甚至超越了视窗操作系统和安卓操作系统。

阿里云操作系统搭载了自主研发的核心功能组件,支持HTML5生态和独创的CloudCard应用环境。核心竞争力在于能够连接海量设备与海量服务,无需安装、跨终端跨平台的轻服务应用直接运行在云端。目前主要应用在车机、电视、手表等领域,装机总量已经突破2亿。

阿里云操作系统明明是安卓操作系统的兄弟,却总被误认为安卓操作系统的儿子,由此丢掉了手机市场。微信操作系统也摆脱不了苹果生态的限制。这一切都源于两大操作系统采用的仍然是触控1.0交互和按钮用户界面,总是因为某些形似神似,始终消除不了模仿抄袭的嫌疑。

融合才是操作系统发展正途

颠覆视窗操作系统的,不会是微软的另一个操作系统;颠覆安卓操作系统的,也不会是谷歌的另一个操作系统。如同柯达发明了数码相机,最终却被数码相机所颠覆;诺基亚发明了智能手机,最终却被智能手机所颠覆。何况目前的微软和谷歌并未发明什么颠覆性技术产品。

颠覆美国三大操作系统的,或许就是我国的三大操作系统。一是我国三大操作系统都是云操作系统,代表着物联网操作系统发展方向;二是我国企业面对操作系统断供的威胁,自发产生了颠覆的巨大动力;三是未来我国5G网络覆盖比美国等很多国家都好,具备了颠覆的先决条件。

未来的物联网世界,网络不再有电脑网络、电信网络、电视网络之分,应用也不再有电脑应用、手机应用、电视应用之别,物联网就是互联网,互联网也是物联网,全球只有一个网络,只要一个操作系统。所以,美国三大操作系统即使不被别国所颠覆,也要被自身所颠覆。

我国也将面临着和美国一样的境遇。即使我国三大操作系统颠覆了美国三大操作系统,我国三大操作系统最终也要融合为一个操作系统,或者通过竞争淘汰,只保留一个操作系统。与其将来竞合,不如现在就走融合发展的道路,集中各自的优势,如此才有颠覆的胜算把握。

全球5G手机第一操作系统

腾讯的优势在于微信拥有八亿国内用户、两亿海外用户,社交平台的强粘性,使得微信生态从来不缺乏开发者;阿里的优势在于拥有全球领先的云计算平台,能够高效处理分析万物互联和万物控制产生的海量数据;华为的优势在于拥有全球最为强大的通信工程产品技术实现能力。

腾讯缺乏阿里的跨领域应用能力和华为的强大硬件能力;阿里缺乏华为的强大硬件能力和腾讯的强大生态能力;华为缺乏腾讯的强大生态能力和阿里的强大云计算平台能力。所以,三大巨头优势互补,它们对于形成一个协同共赢的操作系统格局,具有强大的驱动作用。

华为开发鸿蒙操作系统,最好是联合腾讯和阿里,以三方为核心合资成立鸿蒙公司,借鉴搜狐搜狗模式,独立运营上市。还要进一步联合国内外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头部企业,最大程度地汇聚各方资源力量。通过构建强大的命运利益共同体,高起点起步,快节奏进军,产业链多层次协同。

例如,全球十大手机厂商,中国已占七家。如果商定一种共同治理模式,国内七大手机厂商均配备一定的投票权与话语权,通过制定各方遵守的开放协议规则,让他们在生产的所有5G手机中使用鸿蒙操作系统,那么,鸿蒙操作系统自然会成为全球5G手机的第一操作系统。

新生应用取代原生应用

物联网操作系统是个大生态工程,任何一个企业都无力独立构建一套独立于全球产业环境的生态系统。华为与其他硬件企业存在同业竞争关系,很难获得他们支持使用华为自研操作系统,天然处于囚徒困境之中。华为本身还要完成从产品思维到服务思维再到生态思维的艰难突变。

在结盟开发后,华为自研操作系统遭遇的难题统统迎刃而解。国内本质上是个闭环的软硬件生态圈,华为如果联手国内诸多互联网大厂与硬件厂商,其实已经能够孵化出一个足够大的鸿蒙操作系统软件生态圈。立足中国生存,放眼世界发展,这才是鸿蒙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路径。

与其他产品不同,操作系统更具公共性和开放性,越公共越有价值,越开放越有力量。所以,鸿蒙操作系统的开放性、公共性、授权机制要超越安卓操作系统,树立全球开源运动的新规则和新标杆。鸿蒙操作系统要面向全球开源开放,将其建设成为全球智能终端的新基础设施。

鸿蒙操作系统主容5G、6G新生应用,兼容目前所有的3G、4G原生应用,用新生应用逐渐取代并最终消灭原生应用,以便实现从原生应用到新生应用的和平演变,以便留给用户足够长的适应期,平稳地从触控1.0交互方式迁移到触控2.0交互方式,尽管这一迁移成本很低。

发展操作系统应作为国策

操作系统可谓信息通信产业皇冠上的明珠,它控制了硬件与应用软件之间的联系,也控制了智能设备的所有行为。这是个出世界级企业的领域,正所谓得操作系统者得天下。微软、苹果正是依靠对个人电脑操作系统、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垄断,一度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企业。

没有操作系统,我们出不了真正的世界级企业。我们做硬件、做应用软件、做互联网服务,做不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华为距离成为一家全球最伟大的公司,腾讯、阿里距离进入国际主流市场,就差一个操作系统了。有了全球公认的普适操作系统,我国才能成为物联网时代的强国。

我国是个制造业大国,将来制造的各种产品都会联网,都要搭载鸿蒙终端操作系统或者接受鸿蒙云端操作系统的管控,那时,我国才会真正成为制造业强国。以鸿蒙操作系统作为入口,搭载中国信息通信生态的技术产品和解决方案服务全球,会创造出无限的机会和无比的价值。

这次操作系统开发,涉及网络升级换代、融合统一,不仅仅是关乎一家或者几家企业生死攸关的大事,而且是关乎国家安全、社会繁荣、人民幸福的大事,应当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鸿蒙公司无力独立完成意义如此重大、影响如此深远的任务,必须要由政府部门牵头、引导、协调、配合甚至主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