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我所了解的有别于中西医的另类“治嗓”法:海氏丹田发声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11-30 15:43:11

 提到声带物理恢复这个概念,相信对很多人来说,都陌生的。我接触也是在前两年,偶然在一个健康网站上看到了一个关于“海氏丹田发声”的报道文章。

我上互联网的初衷是了解下声带的保守治法(我是做夜场主持的,常年用嗓导致左侧息肉伴有肥厚,最开始服用中药汤药一直控制得很好,但是在生了我家涵宝之后,怎么吃药也没用了)。无意中搜到了这种通过发声训练(它不是我们唱歌、主持所用的那种普通的用气发声法)去消除声带增生的讯息。

我看了很多相关的资料文献,了解到声带物理恢复是一种嗓音科学,遗憾的是国内很少有人钻研。50年代出现过一个林俊卿大夫,当时他的嗓音科学研究还得到了周总理的支持。和西医、中医这些主流医学相比,声带物理恢复算是典型的“非主流,甚至可以说不入流。至今,在中国,很少听说哪家医院的医生用这个手段给人看病,也很少有相关的研究和学术活动。

声带物理恢复,作为一门集医学、教育和康复为一体的跨领域学科,中国目前的嗓音训练老师却屈指可数。一是嗓音训练需要患者的配合,而大部分患者重治病,轻防病。此外,由于国内没有嗓音训练师这个岗位,收入也就没保障。
  在我国,这一学科最早出现在林俊卿博士的基本相关学术著作里。他在《歌唱发音的机能状态》、《歌唱发音不正确的原因及纠正方法》、《歌唱发音的科学基础》等书中详细阐述了这一方法,并将它命名为“咽音”2018年,香港香江出版社出版的《四步练就金口才》一书也记录了这一方法(作者就是前文提到的“海氏丹田发声”创始人海洋)。关注声乐的朋友可能知道,林俊卿博士的声乐研究所后来遭受了“重创”——由于很多原因,他苦心经营的研究所最终倒闭,一生所学衣钵残留到民间。

作为一个歌唱爱好者,而且嗓子又是我的饭碗,我不得不遍寻北上广等地的老师,耗资花费十多万,想追寻这一“发声秘笈”踪影,最终空手而归。投入了大量学费资金,却始终没有学到正宗的“咽音”发声法。后来经高人指点才知,江湖上打着“咽音”教学旗号开班授课的,十有八九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之举。

2018年,我得知长沙出了一位“治嗓高手”,年纪轻轻却教学成绩显著,他教的丹田发声另类独特。我于是关注了他们,听了很多学生案例,凭藉我之前东学西访的对“咽音”的理解,我在了解了这些案例之后,断定他教的就是咽音发声法。

作为一位直性子,我添加了他后便开门见山问他所教的丹田发声是否就是咽音。不料却遭到了他直接而又不客气的回绝,他表示自己教学的丹田发声是丹田发声,不是什么咽音。当我继续追问时,被这位年轻的老师直接拉入黑名单了。

我既好奇又兴奋,我猜想这人可能真有真才实学但是又有别的顾虑,不愿对外人道出其中奥秘。而他的丹田发声公众号上,诸多的学生案例让我更加坚信这是一套值得我尝试的方法。因为这位老师和我之前接触的那些老师相比,态度截然不同:此前我多处拜师,每次询问对方是否教学咽音时,对方立马二话不说给予肯定,结果是浪费了我大量时间和钱财,也没学出个样来。

不死心的我随后用我爱人的号加了这个老师,并且让他去咨询了这位海洋老师。得到的答案是“既然是你对象的嗓音问题,让她本人和我沟通最好”。不得已我只能用爱人的号和他沟通,谎称自己账号刚刚被盗,这样几经辗转,“混”入了他们的线上集体班。

报班后,我从同班同学口中了解到海洋本人毕业于北广,早年受教于中华卫视一位主播老师后拜入孟广禄、阎维文等多位艺术家门下,精通发声学,造诣颇深。关于他的报道,屡见于凤凰网搜狐网等多家媒体。看到这些事实,我更坚定了对这套方法的信心。

20184,我正式开始了学习(学的人多,等了一个多月才排上)。在7月中旬,我重新回到了团里继续工作主持的时候,明显讲话轻松了很多。但是一直有破音的问题。

在经过和海洋的沟通之后,我继续请假一个月,坚持丹田练声。9月初的时候,破音问题也消失了。发声时明显感觉喉部轻松,声音共鸣全部在小社会后面的咽壁位置里。
  回想之前我接触的练声、针灸、雾化等等手段,不仅感慨好事多磨。民间确实有高人,作为一个站在舞台上十多年的人,我居然不知道有这样的发音方法。真是隔行如隔山。

学习中,我了解到,海洋老师的这种方法不仅仅是咽音练声法那么简单,它里面融合了六七套方法的核心练习。
  由于工作需要,我们经常去国外有演出活动。此前我练舞蹈韧带拉伤,国内各种方法用尽也无效果,后来在德国通过一种肌肉训练方法恢复如初,其实在西方国家,对用药比国内谨慎得多。他们的运动康复学领先我们实在太多太多。这种打针吃药以外的手段康复身体早不是一种新的思想。就像这种通过练声恢复嗓音的实践,我在这两年的自身遭遇中,不断看书上网,才了解到国外也有很多。
  遗憾的是,为什么这么好的方法本应受到广泛的好评没有被主流医学所接受?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我想大概是与医疗机构的利益价值冲突有关。
  自古同行相轻。当我们还在为中医、西医孰对孰错争论不休的时候,我个人倒认为,大家不妨握手言和,不要为了所谓的“利益蛋糕”你争我抢,好好走到一起,众人拾柴火焰高——一起来研究了解一下这个有别于中医、西医的另类医学——“声带物理恢复,或许对祖国医学的发展能作出一点浅薄的贡献我所了解的有别于中西医的另类“治嗓”法:海氏丹田发声

提到声带物理恢复这个概念,相信对很多人来说,都陌生的。我接触也是在前两年,偶然在一个健康网站上看到了一个关于“海氏丹田发声”的报道文章。

我上互联网的初衷是了解下声带的保守治法(我是做夜场主持的,常年用嗓导致左侧息肉伴有肥厚,最开始服用中药汤药一直控制得很好,但是在生了我家涵宝之后,怎么吃药也没用了)。无意中搜到了这种通过发声训练(它不是我们唱歌、主持所用的那种普通的用气发声法)去消除声带增生的讯息。

我看了很多相关的资料文献,了解到声带物理恢复是一种嗓音科学,遗憾的是国内很少有人钻研。50年代出现过一个林俊卿大夫,当时他的嗓音科学研究还得到了周总理的支持。和西医、中医这些主流医学相比,声带物理恢复算是典型的“非主流,甚至可以说不入流。至今,在中国,很少听说哪家医院的医生用这个手段给人看病,也很少有相关的研究和学术活动。

声带物理恢复,作为一门集医学、教育和康复为一体的跨领域学科,中国目前的嗓音训练老师却屈指可数。一是嗓音训练需要患者的配合,而大部分患者重治病,轻防病。此外,由于国内没有嗓音训练师这个岗位,收入也就没保障。
  在我国,这一学科最早出现在林俊卿博士的基本相关学术著作里。他在《歌唱发音的机能状态》、《歌唱发音不正确的原因及纠正方法》、《歌唱发音的科学基础》等书中详细阐述了这一方法,并将它命名为“咽音”2018年,香港香江出版社出版的《四步练就金口才》一书也记录了这一方法(作者就是前文提到的“海氏丹田发声”创始人海洋)。关注声乐的朋友可能知道,林俊卿博士的声乐研究所后来遭受了“重创”——由于很多原因,他苦心经营的研究所最终倒闭,一生所学衣钵残留到民间。

作为一个歌唱爱好者,而且嗓子又是我的饭碗,我不得不遍寻北上广等地的老师,耗资花费十多万,想追寻这一“发声秘笈”踪影,最终空手而归。投入了大量学费资金,却始终没有学到正宗的“咽音”发声法。后来经高人指点才知,江湖上打着“咽音”教学旗号开班授课的,十有八九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之举。

2018年,我得知长沙出了一位“治嗓高手”,年纪轻轻却教学成绩显著,他教的丹田发声另类独特。我于是关注了他们,听了很多学生案例,凭藉我之前东学西访的对“咽音”的理解,我在了解了这些案例之后,断定他教的就是咽音发声法。

作为一位直性子,我添加了他后便开门见山问他所教的丹田发声是否就是咽音。不料却遭到了他直接而又不客气的回绝,他表示自己教学的丹田发声是丹田发声,不是什么咽音。当我继续追问时,被这位年轻的老师直接拉入黑名单了。

我既好奇又兴奋,我猜想这人可能真有真才实学但是又有别的顾虑,不愿对外人道出其中奥秘。而他的丹田发声公众号上,诸多的学生案例让我更加坚信这是一套值得我尝试的方法。因为这位老师和我之前接触的那些老师相比,态度截然不同:此前我多处拜师,每次询问对方是否教学咽音时,对方立马二话不说给予肯定,结果是浪费了我大量时间和钱财,也没学出个样来。

不死心的我随后用我爱人的号加了这个老师,并且让他去咨询了这位海洋老师。得到的答案是“既然是你对象的嗓音问题,让她本人和我沟通最好”。不得已我只能用爱人的号和他沟通,谎称自己账号刚刚被盗,这样几经辗转,“混”入了他们的线上集体班。

报班后,我从同班同学口中了解到海洋本人毕业于北广,早年受教于中华卫视一位主播老师后拜入孟广禄、阎维文等多位艺术家门下,精通发声学,造诣颇深。关于他的报道,屡见于凤凰网搜狐网等多家媒体。看到这些事实,我更坚定了对这套方法的信心。

20184,我正式开始了学习(学的人多,等了一个多月才排上)。在7月中旬,我重新回到了团里继续工作主持的时候,明显讲话轻松了很多。但是一直有破音的问题。

在经过和海洋的沟通之后,我继续请假一个月,坚持丹田练声。9月初的时候,破音问题也消失了。发声时明显感觉喉部轻松,声音共鸣全部在小社会后面的咽壁位置里。
  回想之前我接触的练声、针灸、雾化等等手段,不仅感慨好事多磨。民间确实有高人,作为一个站在舞台上十多年的人,我居然不知道有这样的发音方法。真是隔行如隔山。

学习中,我了解到,海洋老师的这种方法不仅仅是咽音练声法那么简单,它里面融合了六七套方法的核心练习。
  由于工作需要,我们经常去国外有演出活动。此前我练舞蹈韧带拉伤,国内各种方法用尽也无效果,后来在德国通过一种肌肉训练方法恢复如初,其实在西方国家,对用药比国内谨慎得多。他们的运动康复学领先我们实在太多太多。这种打针吃药以外的手段康复身体早不是一种新的思想。就像这种通过练声恢复嗓音的实践,我在这两年的自身遭遇中,不断看书上网,才了解到国外也有很多。
  遗憾的是,为什么这么好的方法本应受到广泛的好评没有被主流医学所接受?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我想大概是与医疗机构的利益价值冲突有关。
  自古同行相轻。当我们还在为中医、西医孰对孰错争论不休的时候,我个人倒认为,大家不妨握手言和,不要为了所谓的“利益蛋糕”你争我抢,好好走到一起,众人拾柴火焰高——一起来研究了解一下这个有别于中医、西医的另类医学——“声带物理恢复,或许对祖国医学的发展能作出一点浅薄的贡献